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诗歌、文学,总是在电影里撮合一对又一对有情人。

那我的呢?

写了一首英文小诗,

装进信封,寄给远方的人

诗背后写的句子

自己甚至忘了留下一份副本

很有趣的是,

我写东西总是会有两个结局

一个HE,一个BE

就好像在生活中,

我们经常会想,

如果我不是这样做,而是那样做、

如果我选了这个,而不是这个

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

You know,

In my dreams,

You always sleeping in my arms,

Smiling,

Like a baby.

Whispering,

Like a lover.

We're kissing,

Like we're married.

You're my wife,

I'm your wife,too.

——————————————

我寄给她的版本就到这里结束了。

下面是我自己保存的版本结尾

——————————————

You're my wife,

I'm your wife,too.

 

 

Then,

I woke up.

——————————

 

一切如梦初醒。

找一个和我一样抽烟的女生,和我一样没烟瘾的女生,一起抽同一根烟,或者两根,再缠绵悱恻,相拥而眠。

看完一篇文,和作者聊了一下,想起自己2011年写的随笔。

我上一次更文已经是八月底,可是中间一直有新的小宝贝在看我的文,还有的把我的文都看了一遍,给我刷的一大页的Like。

简直感激涕零了

我还是比较适合一篇篇的小短片,把看客们坑的可惨了,懒死了我

喵喵喵(五)

半架空,部分虚构
短篇

辞了工作,又搬了家。
懒癌发作的我,脑袋都不想动😥
失踪人口回归。
——————————

当下。

“话说你当时怎么就这么舍得丢下这么年轻稚嫩的我。”Karlie做了一个委屈抹眼泪的表情。

“装吧你,你那时候也没说喜欢我啊。当时我自己也觉得很懊恼,我也说不出什么原因,我感觉我要失去你了。而且与其继续装BFF,我还不如走,起码不会耽误你。You know,that highschool kids,aways so mean。我就决定去追我的梦想,等我功成名就的时候,我也就有足够的勇气去对抗了,我说什么他们都不能再动摇我了 。“Taylor现在回想起来好像也没多大事,只是当时自己痛的有多刻骨铭心估计就她自己知道。在那个年纪离开自己的十五年的家,转到一个新的学校,没有朋友,失恋的痛让她没有心情去社交。自然而然就成了那些恶霸欺负的对象。幸好,当时遇到了一个真心朋友,Abigail。后来自己还写了首Fifteen,记录着她们的十五岁。

”然而老天似乎并不同意你的做法,还是让你和我都成为了站在世界舞台上的人。我知道你要拍摄Vogue封面的消息之后,天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气才让公司把我的片挂上那堵墙。I knew,I'll be chasing your tails trying to track you down。“Karlie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对对对,最厉害就是你了,还知道用我写的歌词来回答我了。”Taylor笑着地看着身边的佳人,眼神里透露着满满的宠溺。

“那当然,名利场杂志都写了啦,想象一下1989整张专辑每一首都与我Karlie Kloss有关。”Karlie得意得冲自己竖起了大拇指对Taylor笑了一排白花花的牙。

Taylor一下子挺直了腰板,收回了自己的眼神,道:“好了,言归正传,所以1999相遇的我们,当时我们应该都能算是赤子之心吧。”

“算!”Karlie也认真了起来。

“那赤身裸体和赤子之心两个条件我们都有了,不过我们都不是会魔法的人,应该还有一个施法者。那么谁会是那个施法者呢?ta又是怎么施法的呢?是要当面对着我们施法,还是可以像催眠术那样通过电话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就可以呢?还是想电影里面那样将法术施放在一个物件上,谁接触到谁就被施法了?”Karlie有点惊奇地发现Taylor从开始的懵逼缓过来之后智商突然地就上线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猫就是狗。”Karlie回答一句说了等于没说的话。

“我现在真想给你翻一个霉式白眼。”Taylor无奈的说。

“如果我们掌握了猫魔法,说不定还可以用来做点别的事情。”Karlie总裁突然握着笔思考起来。

“别的事情?”Taylor有点疑惑。

“例如私奔。如果我们变成猫狗,那么进出都不会有狗仔队拍到了。”Karlie笨拙地揉了揉自己后脑勺,笑得害羞又得意。

“就你想法多,傻狗。”Taylor宠溺地揉了揉Karlie的金毛。

当Taylor宠溺的目光对上Karlie那纯真的绿眼睛时,情欲瞬间在空气中蔓延开来,Taylor瞬间羞红了脸。娇羞的红晕点燃了Karlie体内的兽性

,Karlie急迫地吻上了Taylor那烈焰般的红唇。

Taylor修长的手指没入了Karlie金黄色的秀发中,Karlie的手早已从背后伸进了Taylor的衣摆里,悄悄解开了束缚。

(此处省略若干字,在下文笔欠佳,请各位看官自行脑补)

————喵喵喵分割————

“有意思??又看活春宫?”

“看着她们这样猜来猜去的还挺有意思。”

“没打算告诉她们是你施的法?”

“让你给的提示已经够多了,让她们自己琢磨吧,我要她们学会猫魔法。”

“学会猫魔法?”

“你以为迷一对CP容易吗?你以为世界上那么多迷妹容易吗?CP不发糖,能怎么办?肯定自产啊!幸好那只大金毛还算聪明。”

“所以那个传说里的狗魔法师?”

“就是她前生,当年爱上了猫魔法长老,结果几次投胎都错过了。”

“真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啊。亲爱的,你说我们下辈子还会找到对方吗?”

“不会,我下辈子见到你会掉头就走。”

“宝贝,你真是口是心非呢。”

两只猫窝在了一起看着像她们一样相爱的两个人,看着命运再次将一猫一狗安排到了一起,相识、相知、相惜、相爱。

————————

于是两只猫被我代入了一点肖根属性。

小三猫和Mere殿的CP有人站吗?

这次就不带歌词了,大家听LWYMMD就够了。

喵喵喵(四)

半架空,部分虚构

短篇

 

 

 

 

------------------------------------------

 

 

 

自Karlie七岁的那年暑假在Uncle Derek家认识了Taylor之后,每年的暑假Karlie都会去到uncle Derek在怀奥米辛的家过暑假。在家的时候Karlie每天都会和Taylor互通视频或者电话聊一些自己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这让Taylor觉得自己好像就在Karlie身边陪着她经历着这一切一样。

又一年暑假,Karlie又来到了Uncle Derek家过暑假。

“Hi,Taylor,好久不见。”Karlie看见Taylor马上笑出了一个可以看到13只牙的笑容,张开手臂奔向一年没见的Taylor。

“Hi,Karlie。”Taylor抱着这个明明比自己高一个头却还是那么孩子气的女孩。

Karlie一如既往一副小太阳的样子,温暖着身边的人。只是样子不变的她身高看似又长高了不少,头发也从假小子的棕金色短发长到了过肩的棕色半长发,看起来是更加像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孩了。这样温暖的女孩在学校里一定很受男孩子喜欢吧。

两个女孩坐在房间的小床上,聊着两个人聊不完的话题,写着着满满的暑假计划。两个人都十分珍惜彼此之间可以一起的时间,毕竟每年只有一个暑假,不是吗?

“Taylor我告诉你一件事!”Karlie突然拉着Taylor的手臂,然后神经兮兮地把房门关上,好像接下来要说的是些国家级的高级机密一样。

“嗯?”Taylor有点不解,Karlie平时都是在视频里把她每天的事情告诉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Karlie非要等到当面才告诉她。

“那个.......你先答应我我说出来你不要笑话我。”Karlie一脸认真地说。

“好,你说。我保证不笑话你。”Taylor感到有点莫名其妙,却不由自主地开始有点紧张。

“额。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Josh吗?”Karlie说

“记得,你隔壁班的尖子生嘛。”Taylor确实记得,Karlie说过这个尖子生,成绩好不说,还喜欢运动,是很多女生眼里的梦中情人。

“额.....那个.......他........”Karlie每次一紧张就容易结巴,Taylor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他.....他........前几天是他生日嘛,然后他邀请我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然后他悄悄跟我说,他的生日愿望就是可以和我在一起,还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憋着一口气说完的Karlie像放下了什么重负一样长舒了一口气。

“那你怎么回答他?”Taylor听完之后平淡的语气出乎了Karlie的意料。原本Karlie以为Taylor的反应会更加....激动?

“我没有回答啊,我就跑开了。然后他最近一直在找我聊天,他也没有再提这件事,为了不让其他同学看出什么端倪,我就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该聊学习的就聊学习啊。“

“那你喜欢他吗?“Taylor问了一句。

“啊,我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学习比较重要,就一直没有考虑谈恋爱什么的。”Karlie一直单纯的就像第一天认识她一样。

“那你好好想清楚吧。”Taylor冷冷地说。

“Taylor你是生气了吗?”Taylor的冷漠让Karlie有点不知所措。

“有什么好生气的呢,我的好朋友有男生追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Taylor知道Karlie不问出个所以然出来是不会罢休的,只好挤了个微笑。

“你没生气就好,我还怕你生气了。”Karlie看到Taylor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

自从这次对话之后,Taylor感觉到自己有些话,说不出来,用文字表达又显得空洞无力。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出来,怎么去宣泄自己的情绪。她只有不断地听歌、唱歌,听她喜爱的乡村音乐,唱出那些和她感情类似但又不一样的歌词。连续好几次Karlie来找她她用自己生病了不想传染给她来做借口,不让Karlie见到这么憔悴的自己。

又一年暑假过去。Taylor在给Karlie送行的时候出现了。

“Taylor,你好点了吗?”Karlie整整一个暑假都在担心Taylor的病

“好多了,路上小心,再见。”Taylor勉强地对Karlie笑了一笑。

“你也要注意身体。明年暑假我还会回来的!下次我们再好好玩一场。再见!”汽车缓缓启动,Karlie探出车窗大声地说着再见。

然而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病叫相思病。

然而她也不知道,这次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到Taylor了。

9个月后,Taylor敲开了Karlie她叔叔的家门。

“Hello,Uncle Derek."Taylor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Hey,Taylor,听说你们要搬家了是吗?”Uncle Derek也听说了Swift家要搬走了,听说是为了Taylor的音乐天赋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嗯。明天就出发。”Taylor说。

“像你这么有天赋的孩子确实值得去更好的地方发展。要好好加油哦。”

“我会努力的,Uncle Derek,我这里有一样东西麻烦你帮我交给Karlie可以吗?”Taylor递了一盒用包装纸包装好的小包裹给Uncle Derek。

“可以呀,我会帮你转交给Karlie的。”

“谢谢您,那我先回家收拾东西了。再见。”

“再见。”

又一年夏天来了,3个月前就开始联系不到Taylor的Karlie等学校一放暑假就迫不及待地从家里坐火车到了怀奥米辛。到了Uncle Derek的家,才得知Taylor一家人已经搬了家。Karlie不相信地跑到了Taylor家,外面邮箱挂起了待售的牌子,里面早已空空如也,地面上已经落下了薄薄地一层灰,提醒着来人这个房子已经空置了一段时间。Karlie忍不住失重跌坐在Taylor家门口的台阶上大哭了一场。

直到天黑,Karlie才红着眼睛回到了Uncle Derek的家。

Uncle Derek抱了抱哭到眼睛都肿了的Karlie说“Karlie,不要伤心了,Taylor走之前留了一样东西给你。”说完从抽屉里翻出了一个小包裹递给了Karlie。

“她还有说些什么吗?有没有留新家的地址?”Karlie追问

“没有说其他了,就留了这个给你。”Uncle Derek回忆了一下说。

Karlie回到了房间,拆开了包裹,发现里面是一盒CD。Karlie把CD放到了随身听里,带上了耳机,按下了播放键。

那年,Taylor十五岁,Karlie十二岁。


 

 

You said the way my blue eyes shined

你说我蓝眼睛闪烁的

Put those Georgia stars

让佐治亚夜空的星星

to shame that night

都黯然失色

I said that's a lie

我笑着说,那是个谎言

Just a girl in a Chevy truck

坐在雪福莱卡车里的女孩

That had a tendency of getting stuck

似乎快要上当受骗

On back roads at night

在着宁静夜晚的乡村路上

And I was right there beside her

我整个夏天

All summer long

都陪在她身边

And then the time we woke up

醒来时却发现

to find that summer gone

夏天已经走远

But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每当你想起蒂姆麦格罗

I hope you think my favorite song

希望你想到我最喜欢的歌

The one we danced to all night long

我们曾伴着它起舞到天明

The moon like a spotlight on the lake

月光皎洁如湖泊上的聚光灯

When you think happiness

当你想到幸福时

I hope you think

我希望你想起

that little black dress

那件小巧的黑色礼服

Think of my head on your chest

想起我的头靠在你的胸怀

And my old faded blue jeans

想起我陈旧褪色的牛仔裤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当你想起蒂姆麦格罗

I hope you think of me

我希望你想起我

September saw a month of tears

九月是个伤感的季节

And thanking God that you weren't here

感谢上帝,你不在这里

To see me like that

没看见我流泪伤心的样子

But in a box beneath my bed

但在我床底的盒子里

Is a letter that you never read

有封你未读到的信

From three summers back

三年前的那个夏季

It's hard not to find it

夹杂着

all a little bitter sweet

甜蜜苦涩的回忆

And looking back on all of that

回首这一切

It's nice to believe

我欣然相信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每当你想起蒂姆麦格罗

I hope you think my favorite song

希望你想到我最喜欢的歌

The one we danced to all night long

我们曾伴着它起舞到天明

The moon like a spotlight on the lake

月光皎洁如湖泊上的聚光灯

When you think happiness

当你想到幸福时

I hope you think

我希望你想起

that little black dress

那件小巧的黑色礼服

Think of my head on your chest

想起我的头靠在你的胸怀

And my old faded blue jeans

想起我陈旧褪色的牛仔裤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当你想起蒂姆麦格罗

I hope you think of me

我希望你想起我

And I'm back for the first time

从那时起

since then

我回到最初的时候

I'm standing on your street

我站在你家门口

And there's a letter

留了封信

left on your doorstep

给你

And the first thing what you'll read

而这将是你未读过的东西

Is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上面写着每当你想起蒂姆麦格罗

I hope you think my favorite song

希望你想到我最喜欢的歌

Some day you'll turn your radio on

某天当你打开收音机

I hope it takes you back to that place

我希望这首歌能带你故地重游

When you think happiness

当你想到幸福时

I hope you think that little black dress

我希望你想起那件小巧的黑色礼服

Think of my head on your chest

想起我的头靠在你的胸怀

And my old faded blue jeans

想起我陈旧褪色的牛仔裤

When you think Tim McGraw

当你想起蒂姆麦格罗

I hope you think of me

我希望你想起我

Oh think of me

噢,想起我

Mmmm...

You said the way my blue eyes shined

你说我蓝眼睛闪烁的

Put those Georgia stars

让佐治亚夜空的星星

to shame that night

都黯然失色

I said that's a lie

我笑着说,那是个谎言

 

 

 

 

 

 

 

 

 

 

 

 

 

 

未完待续。

---------------------------

家里宽带坏了

蹭蹭朋友WIFi赶紧发点存货玻璃渣出来给你们

下一次更大概要等会了

喜欢请踊跃点心心

喵喵喵(三)


CP:kaylor
半架空,部分虚构

短篇

------------------------------------------

 

1999年,夏

 

 

 

“Hey,Kimmy,throw the ball to me.”Karlie拍着手对自己的小妹妹Kimberly喊。

“我才不要,你过来抢呀。Kari,来,接着。”稚嫩的kimby把球传给了自己的孪生姐妹Kari。双胞胎姐妹平时最喜欢的就是欺负这个比自己大的但是性格却格外软萌还很爱她们俩的姐姐。

被窗外的吵闹声影响到的Taylor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走到窗边,看到一个棕金色短发的高个女生在和两个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孪生姐妹在玩传球游戏。Taylor有个弟弟Austin,不过男孩跟女孩总是很难玩到一起,Taylor喜欢看书听音乐,Austin喜欢和街区的其他小男生打球骑车。Taylor看着高个女生,总觉得她的身高和她的脸还有声音对不上,这么稚嫩的样子和软软的小奶音,也许她高高瘦瘦的体内是个小萝莉?

Karlie发现好像有人在看自己,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一个一头金黄色卷发的女生站窗边正看着自己。哇,这个女孩的眼睛真好看。这是Karlie对Taylor的第一印象。

Taylor发现自己的偷看被发现了马上害羞地蹲了下来,躲在了窗下不敢动。我的天,被发现了,她会觉得我是什么奇怪的人吗,会不会像偷窥狂啊。

Taylor悄悄地站起了一点点往窗边移动,想看看那个女生还有没有在看这边。

“Hey!你好!”Karlie已经从远处站到正对着Taylor窗户前。

”Oh My God!“本来只想偷偷瞄一眼的Taylor被这个高个子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噢,不好意思,我是吓到你了吗?真对不起,i'm soooooo sorry.”一脸歉意的Karlie显然因为自己吓到了这个女生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她只是想和这个女生一起玩。

Taylor被拖长的So逗得有点想笑,随手拍了拍自己吓得差点跳出来的心脏。缓过来之后脸颊还带着一点红晕,“没事,我胆子小,什么东西都能把我吓一跳。”

“噢。”Karlie盯着Taylor脸颊上的红晕,缓缓地抬起手想伸手去摸一摸这个可爱女孩的脸颊。

“你好,我叫Taylor,我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你,你是新搬来的吗?”Taylor发现了Karlie的动作,急忙找个话题趁机别开了头,躲开了Karlie的咸猪手。

“噢。对了都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Karlie。”自己的动作被发现了,Karlie尴尬的把举起的手收回去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试图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我叔叔住在这个街区,我们暑假过来玩。Uncle Derek,认识吗?”

“Uncle D,我认识,他和我爸爸是朋友。对了,我叫Taylor。”Taylor微微一笑提着裙摆像个公主一样向Karlie做了个致敬的动作。Taylor最喜欢的就是公主和王子的故事了,最喜欢的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了,可是她觉得他们的故事结局太伤感了,暗暗发誓以后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写一个Happy Ending给他们。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这副彬彬有礼的公主模样让Karlie更加着迷了。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我看你一直盯着。”Taylor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粘了什么东西?

“啊!没有没有,你眼睛真好看。”Karlie的脱口而出的回答让Taylor更加害羞了,红晕蔓延到了耳朵。

Karlie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让人害羞的话,急急忙忙想说些什么补救,“额,我不是这个意思……不对,我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我……我……我……”

Taylor噗嗤笑出了声,“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Hey,Karlie!”一个球从远方飞过来砸到了Karlie的屁股上,吃痛的Karlie扭过头正是她那顽皮的妹妹kimby在后面洋洋得意,向Karlie做了个鬼脸就跑开了。

“Taylor你要来和我们一起玩吗?”Karlie邀请

“不了,今天可能不行。”Taylor说完看到Karlie失落的表情,竟然感到有点难过。“要不明天早上?”

“好!”Karlie像掉进了黑夜里的孩子看见光一样,想都不用想就答应了。

“嗯,那明天早上9点。不见不散。很高兴认识你,Karlie.”Taylor笑着伸出了小尾指。

“不见不散。我也很高兴认识你,Taylor.”Karlie也笑着伸出小尾指。

 

 

"We'er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夕阳的光洒在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身上,好像世界上任何一个美好的祝福一样,温暖窝心。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丘比特的爱神之间也穿过了这两颗年少无知的心,将两个人的未来紧紧地栓在了一起。像一根绑在了两人的尾指上的红绳,穿越千里仍然魂牵梦萦。

 

 

那一年,Karlie七岁,Taylor十岁。








This night is sparkling

don't you let it go

I'm wonder struck

blushing all the way home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This night is flawless

don't you let it go

I'm wonder struck

dancing around all alone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Please don't have somebody waiting on you









未完待续。


--------------------------------------------------

本来打算四章完结,结果越写越多。

那就想到哪写到哪吧。

更得慢见谅啦。

喜欢请踊跃点心心。

喵喵喵(二)

“Hey,Mere,Olivia,我带饭给你们啦,来来来,开饭咯。”Karlie轻声呼唤着两位猫主人,毕竟家里最大就是我们Mere殿,不是吗。

Olivia听到声音就第一时间冲出来,往Karlie身上腻了几下才开始它的午餐。完全不同的是Mere一如既往地迈着高贵的步子,慢慢地从猫窝里走过来享用它的午餐,开始之前还叫唤了几声,仿佛在抱怨它的午餐不合它的口味。Karlie看着两位猫大人都开始了午餐才步向旁边的沙发缓缓坐下,拿出手机确认一下明天的课程和工作安排。



“说不定我们是在做梦?要不我们再睡一觉?说不定醒来就好了?”



这是?Karlie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手机解锁后显示出手机上次最后打开的页面。

所以这不是一个梦?

Karlie此刻只想晕倒在沙发上,可是她觉得不能就这样由着事情发展,要是哪天走在路上突然变成金毛了?那,这是一次偶然事件,还是以后还会有?Karlie的高材生脑袋飞速运转着,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是因为自己在Taylor家过夜?不,这不是,自己早就在Taylor家过夜无数次了。不过“变身”确实在Taylor家发生的,那在Taylor家应该是“变身”的条件之一,那么还要具备哪些条件才能引发“变身”?想到“变身”是和Taylor一起发生的,Karlie觉得只有跟Taylor一起找出昨晚特别的地方才可以。不过Karlie不想吓坏Tree,唯有等Tree走了才可以跟Taylor好好讨论这个问题了。

熟悉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hey,Kar,在想什么呢?”看到Karlie靠在沙发上略有所思的样子,让Taylor想起刚刚Tree说的话,觉得自己要是辜负这个100%sunshine肯定会被雷劈。

“Tay,有些东西我要给你看一下。”Karlie打开了手机页面,并跟Taylor讲了她的想法。

“OMG,karl,这,这,这。”然而我们的TayTay小公举脑袋里都是些美好的爱情通话故事,科幻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好吗?!

“对了!”Taylor突然拍了拍自己额头,一副想起来些什么的样子。突然啪的一声扒到了Mere的身边,吓到了一旁的Olivia差点整只跳起来。

“Mere,跟我说话!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话的,你肯定知道些什么。”Taylor着急的看着Mere,然而Mere还是淡定地吃着它的午餐,一声不发。

正如前面说的,这个家里最大的主人就是我们Mere殿,它不愿意说话,谁也没办法。Taylor只好灰溜溜地回到Karlie旁边讨论。

“'记得昨晚有什么特别的吗?”Karlie

“我不知道,我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呀。”

“话说我有点庆幸我变的不是长颈鹿,不然一只长颈鹿在家里跑……”Karlie想想真觉得有点后怕。



“你们应该是接触了猫魔法了。”



“谁在说话。”Taylor转头一看发现并没有其他人

“你怎么了?”Karlie被Taylor对着空气说话吓了一跳。“我没有说话呀。”

“我听到了有人在说话,是你吗?Mere?”Taylor紧张地对着刚吃饱正在舔爪子的Mere殿问。

“看来猫魔法还在呢。”Mere悠闲地说。

Karlie在旁边看着Taylor和Mere一个在说话,一个在喵喵喵,感到了莫名的喜感。

“猫魔法?”Taylor有点懵圈。

“猫魔法出现于公元前,据说那时候猫族魔法师因为想要转换人形,所以创造了猫魔法。当时所谓的猫魔法其实就是猫和人灵魂交换。不过后来因为一些被换了灵魂的人类把一些不好的社会行为带到了猫族里,当时的猫族长老联合人类魔法师封印了猫魔法。仅剩的一些带有猫魔法的人和猫就被人道地留下了,不过一直被猫族和人族的历届长老严密监控着。”Mere说的这些让Taylor有点觉得像一些吸血鬼电影里面神秘的神话故事。

“那也不对啊,公元前到现在,那些人和猫还有可能活着吗?”Taylor更加想不明白了。

“当时长老们封印的仅仅是灵魂交换术。后来这些带着猫魔法的人和猫,因为大多都会魔法,所以他们为了自己可以再转换,一直苦心钻研法术。后来他们创造了一种可以自身转换人形猫形的法术,而且据说这里面是因为有一位伟大的犬族魔术师参与才成功的。不过只有极少数人可以成功施法,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可以施法。后来因为并没有太大的法术价值,追求的人越来越少,再加上人类历代政权的变更,文明古国的衰败,留下来的文字记载少之又少。到现在就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种法术存在了。我奶奶的爷爷的伯父认识一个会施猫魔法的猫族。不过现在应该早就烂在泥里化成肥料了。不过这些我都是听我奶奶说的,我也没见过猫魔法,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我就只知道这么多了。”说完Mere慢悠悠地又回到她的猫窝午睡去了“对了,我听说猫魔法的其中有两个施法要点就是要赤身裸体和赤子之心。”Mere又补充了一句。

Taylor听到赤身裸体的时候,整张脸到脖子根红得像RED的封面一样。

“TayTay你怎么了,Mere说了什么?什么猫魔法?诶,你脸怎么这么烫?生病了吗?”一旁云里雾里的Karlie看着Taylor的脸忍不住问。

Taylor把刚才Mere告诉她的都告诉了Karlie。

“赤身裸体…是Naked的意思吧…”Karlie想起Taylor的那如白玉一样的酮体不禁吃吃笑出了声。

“你这个傻瓜在想什么呢!”Taylor看着Karlie那副傻萌傻萌的样子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看着样子就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东西。

“So……赤身裸体和赤子之心哈。”Karlie玩味地重复着这句话。

”Emmm......赤子之心。是什么意思呢?“Taylor重复着这四个字,却怎么也想不懂,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

“赤子之心,Google翻译是Pure heart,我刚刚问了一下我上次去上海认识的一个粉丝,她说赤子之心的意思就是指具有婴儿一样的纯洁无瑕的心。“Karlie对着手机念了出来。

“Karlie,记得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吗?”Taylor的语气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们才几岁大的时候......."Karlie像是也明白了什么。




She said, I was seven and you were nine

I looked at you like the stars that shined in the sky, the pretty lights

And our daddies used to joke about the two of us

Growing up and falling in love and our mamas smiled

And rolled their eyes and said oh my my my

Take me back to the house in the backyard tree

Said you'd beat me up, you were bigger than me

You never did, you never did

Take me back when our world was one block wide

I dared you to kiss me and ran when you tried

Just two kids, you and I...

Oh my my my my






未完待续



--------------------------------------------------------------

懒得要命的我。

话说某失踪人口霉出洞了,那TS6是不是也快了?

还是继续丢我们粉丝吃老本,毕竟3年前和5年前的两砖仍然在billboard专辑榜前200屹立不倒。


喜欢请踊跃点心心。

喵喵喵?(一)

喵喵喵?(一)





”汪汪...“

谁家的狗在乱叫,我还想睡会呢,Taylor心想。

“汪汪..."

诶诶诶,怎么感觉脸上痒痒的,谁在舔我,谁家的狗进来了?

惊醒的Taylor猛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张巨大的狗脸,伸长舌头在舔自己的脸。

哇,怎么有只这么大的狗。

Taylor是不怕狗的,可是这比自己大这么多倍的狗还真的有点吓人。

Taylor环顾了一下,这是自己纽约家里,昨晚小KK一进门就把自己推到墙上强吻了一番,然后一路碰碰撞撞+脱衣服进了卧室,接着被推到在床上做了羞羞的事情。嗯,第一回合是KK攻,她还很温柔,我很舒服。然后我休息了一下,就开始舔我家小KK的......

“汪汪汪........."“谁家的狗啊,我正舔着我家小KK呢!”Taylor正想发怒,嘴巴里却传出了一声猫叫。

“喵!”

[What?!]

Taylor被自己的猫叫吓了一跳

“喵喵喵?”

[什么鬼啊!!发生了什么?!!]Taylor再次发现自己还是发出猫叫声。

Taylor缓缓闭上了眼,颤抖着把慢慢自己的手举到了自己面前,心里默念,千万别是爪子,千万别是爪子,千万别是爪子。

[一、二、三]

Taylor睁开了眼。啊啊啊!!!这真的是我的小爪子吗?好粉嫩好可爱啊!!!哇,我的毛还是纯白的,好漂亮!!

“汪汪.....”身边的大金毛蹭了蹭正在自我陶醉的Taylor,转身跑到了床边扒了一下Taylor和Karlie的亲密照

”喵喵?“

[你什么意思?]Taylor歪着头看着这只大狗,却不明白,Taylor也不知道怎么称呼这只大金毛。是He?She?It?是想表达些什么

“汪汪汪!!”金毛好像明白Taylor不懂自己的意思,有点不知所措,急得直绕圈。突然金毛跑向Taylor,一口就咬住了Taylor脖子的皮毛。

“喵喵喵!!”

[诶,你干嘛咬我啊,快放下。]纯白的猫咪挥舞着爪子却无奈体型差距太大,始终抓不到金毛。

金毛扒了一下照片里的Taylor,然后扒了一下Taylor的头。

“喵?”

[对呀,那个是我,然后呢?]Taylor还是有点别扭,自己说话的声音成了猫叫,那唱歌的声音会是怎样。

金毛扒了一下照片里的Karlie,然后趴在Taylor面前伸长舌头,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Taylor

嗯,那是我家KK,所以呢?你知道她在哪吗?嗯?诶?咦?为什么这只金毛的眼睛?是绿色的?!!!!

“喵喵喵?”

[Karlie是你吗?]Taylor也不知道金毛能不能听懂自己说话

“汪汪汪....."

[TayTay是你吗?]Karlie都急出眼泪来了,你到底听不听得懂啊?

 

那么问题来了,猫和狗怎么会听得懂对方说什么呢

 

“愚蠢的人类啊,就算成为高贵的喵族也还是有智商的硬伤啊。“

谁在说话?Taylor抬头一看,Mere正悠闲地窝在书架上舔着爪子

“Meredith,你能听懂我说话?”Taylor看着Mere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眼里放着光。

“你现在成为了喵族,那我当然能听懂你说什么。”Mere慵懒地说着

“那你可以不可以帮我问一下那只金毛是不是KK?”Taylor问

“你是不是傻,她是犬族,我是高贵的猫族,语言能通吗?”Mere给Taylor翻了一个泰式白眼。

“你们人类不是有你们的文字吗?你自己想办法吧,朕要去休息了,记得解决完给我的餐盆添上我最爱的小鱼仔。”说完Mere从书架上一跃而下,迈着高贵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文字?对啊,这明明就是我最厉害的,为什么自己没想到呢。

Taylor跑到床边,床头柜上放着纸和笔。因为Taylor常常会在床上刷着刷着Tumblr,看到船员们的奇思妙想会突然有创造灵感。

Taylor扒拉着柜面上的铅笔,却怎么也拿不起来。最后索性直接用爪子抓了一通,停手,噢不,停爪一看,表面第一张纸已经被划得破破烂烂。

额,好吧,看来爪子并不适合写字。Taylor有点头大,那我应该用什么来写字呢.....

“汪”正当Taylor在苦想用什么写字的时候,疑似KK的金毛叫了声,Taylor抬头看过去,发现金毛打开了Karlie的手机。上面写着

“raytsy!是腻吗!窝时kk!!”

Taylor看了看,默默地打了一行字

“你这只傻狗在说什么?”

金毛扒拉着手机,无奈按键太小,狗爪子太大,总是按不到想要的字。金毛扒来扒去都扒不出像样的一句话。

Taylor看着这金毛的傻样,笑笑不说话,挤开了金毛,在手机上按了几下上面写着

“我问问题,你点头或者摇头,明白吗?”金毛点了点头。

“你是Karlie吗?”金毛猛的点头。咧着嘴笑开了花

看这笑容我就知道是你,Taylor心里想继续问问题“你还好吗?”

成了一只金毛的Karlie点点头

“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NYC高材生”摇头

“你变成了金毛真可爱,你觉得我漂亮吗?”点头点头点头+咧嘴笑

咦,TayTay你这思路不对吧,我们现在不是应该解决这个问题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额,这个好像不是一个一般疑问句吧,你要我怎么回答?

“说不定我们是在做梦?要不我们再睡一觉?说不定醒来就好了?”

Karlie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好点点头表示赞成,走到床右边躺了下来。

Taylor也迈开猫腿走到了Karlie的身边躺了下来,还往金毛怀里挪了挪。还是Karlie怀里暖和,Taylor心想。睡意袭来,两只猫狗都缓缓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Taylor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吵醒了两人。

Karlie朦胧中去伸手摸手机,发现是Taylor的手机后拍了拍Taylor把手机递给了她。

Taylor接过手机发现是树姨打来的,就接了电话。

“你俩该起来了穿衣服,我在你家楼下,我可不想看到些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说完树姨就挂了电话。作为金牌公关的树姨当然有Taylor家的钥匙,不过自从上次开门上来看到些不该看的东西之后,怕是不敢再贸贸然上去了。

“好!我马上穿好衣服下去开门”Taylor回答。

“Tay,我做了个梦。”Karlie揉了揉眼睛,“我梦到我变成了一只金毛,而你……”

“变成了一只白色猫咪”Taylor接上了话

“诶,我们做的是同一个梦吗?”Karlie疑惑的看着Taylor,“Maybe,对了,你快点起来穿衣服,Tree在楼下。”

Taylor从床上起来,在衣柜里拿了两件居家服就丢给了床上还在疑惑的Karlie,自己穿好了衣服就下楼去给树姨开门。

Karlie慵懒地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穿上Taylor给她的衣服,便听到了Taylor的呼唤:”Karlie,Tree is here."

“Hi,Karlie."树姨在玄关喊了一声。

”Hi,Tree."Karlie回应了一声

树姨一早就知道了她们的恋情,虽然现在同性婚姻合法了,不过鉴于还有部分地区对同性的不友好,还有Taylor的歌曲题材很多都是向往美好的童话爱情故事类型。

树姨早就和Taylor还有Karlie商量过这个问题,毕竟在柜子里更加安全,而且两人都觉得等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有更大的发言权的时候再出柜,对整个LGBTQ群体也有更有帮助。

“我过来跟Taylor讨论下一专的宣传,我给你们带了外卖,你们可以在家里腻很久啦。”树姨饱含深意的微笑让Karlie背后一凉,匆匆地道了谢就跑到楼上去喂两只猫大人了。

“你别把她吓坏了,她们模特圈没有我们这么多风风雨雨的。”树姨明显听得出Taylor语气里的心疼。

“别她想得这么脆弱,就算她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些,可是她认识了你之后她也见识过不少了,更不要说和你一起后那些疯狂的记者和铺天盖地的新闻和八卦。然而她还是选择和你一起,选择和你面对这个世界。而不是像你一样,说是选择用分开去保护对方,实际上只是自己害怕了的逃避而已。说不定她能给你撑起一片晴天呢。“树姨微笑着说,一边在策划案上写写画画。

“我希望她永远单纯像我第一天认识的Karlie Kloss。”

 

 

Oh darling, don't you ever grow up

Don't you ever grow up, just stay this little

Oh darling, don't you ever grow up

Don't you ever grow up, it could stay this simple

I won't let nobody hurt you

Won't let no one break your heart

And no one will desert you

Just try to never grow up

 

 

 

未完待续。

 

 

 ----------------------------

在屎来之前先自制点糖哄哄自己。

Tay猫和狗子

大概会是个短篇,好久没写文,手生,见谅。

喜欢请踊跃点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