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喵喵喵?(一)

喵喵喵?(一)





”汪汪...“

谁家的狗在乱叫,我还想睡会呢,Taylor心想。

“汪汪..."

诶诶诶,怎么感觉脸上痒痒的,谁在舔我,谁家的狗进来了?

惊醒的Taylor猛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张巨大的狗脸,伸长舌头在舔自己的脸。

哇,怎么有只这么大的狗。

Taylor是不怕狗的,可是这比自己大这么多倍的狗还真的有点吓人。

Taylor环顾了一下,这是自己纽约家里,昨晚小KK一进门就把自己推到墙上强吻了一番,然后一路碰碰撞撞+脱衣服进了卧室,接着被推到在床上做了羞羞的事情。嗯,第一回合是KK攻,她还很温柔,我很舒服。然后我休息了一下,就开始舔我家小KK的......

“汪汪汪........."“谁家的狗啊,我正舔着我家小KK呢!”Taylor正想发怒,嘴巴里却传出了一声猫叫。

“喵!”

[What?!]

Taylor被自己的猫叫吓了一跳

“喵喵喵?”

[什么鬼啊!!发生了什么?!!]Taylor再次发现自己还是发出猫叫声。

Taylor缓缓闭上了眼,颤抖着把慢慢自己的手举到了自己面前,心里默念,千万别是爪子,千万别是爪子,千万别是爪子。

[一、二、三]

Taylor睁开了眼。啊啊啊!!!这真的是我的小爪子吗?好粉嫩好可爱啊!!!哇,我的毛还是纯白的,好漂亮!!

“汪汪.....”身边的大金毛蹭了蹭正在自我陶醉的Taylor,转身跑到了床边扒了一下Taylor和Karlie的亲密照

”喵喵?“

[你什么意思?]Taylor歪着头看着这只大狗,却不明白,Taylor也不知道怎么称呼这只大金毛。是He?She?It?是想表达些什么

“汪汪汪!!”金毛好像明白Taylor不懂自己的意思,有点不知所措,急得直绕圈。突然金毛跑向Taylor,一口就咬住了Taylor脖子的皮毛。

“喵喵喵!!”

[诶,你干嘛咬我啊,快放下。]纯白的猫咪挥舞着爪子却无奈体型差距太大,始终抓不到金毛。

金毛扒了一下照片里的Taylor,然后扒了一下Taylor的头。

“喵?”

[对呀,那个是我,然后呢?]Taylor还是有点别扭,自己说话的声音成了猫叫,那唱歌的声音会是怎样。

金毛扒了一下照片里的Karlie,然后趴在Taylor面前伸长舌头,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Taylor

嗯,那是我家KK,所以呢?你知道她在哪吗?嗯?诶?咦?为什么这只金毛的眼睛?是绿色的?!!!!

“喵喵喵?”

[Karlie是你吗?]Taylor也不知道金毛能不能听懂自己说话

“汪汪汪....."

[TayTay是你吗?]Karlie都急出眼泪来了,你到底听不听得懂啊?

 

那么问题来了,猫和狗怎么会听得懂对方说什么呢

 

“愚蠢的人类啊,就算成为高贵的喵族也还是有智商的硬伤啊。“

谁在说话?Taylor抬头一看,Mere正悠闲地窝在书架上舔着爪子

“Meredith,你能听懂我说话?”Taylor看着Mere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眼里放着光。

“你现在成为了喵族,那我当然能听懂你说什么。”Mere慵懒地说着

“那你可以不可以帮我问一下那只金毛是不是KK?”Taylor问

“你是不是傻,她是犬族,我是高贵的猫族,语言能通吗?”Mere给Taylor翻了一个泰式白眼。

“你们人类不是有你们的文字吗?你自己想办法吧,朕要去休息了,记得解决完给我的餐盆添上我最爱的小鱼仔。”说完Mere从书架上一跃而下,迈着高贵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文字?对啊,这明明就是我最厉害的,为什么自己没想到呢。

Taylor跑到床边,床头柜上放着纸和笔。因为Taylor常常会在床上刷着刷着Tumblr,看到船员们的奇思妙想会突然有创造灵感。

Taylor扒拉着柜面上的铅笔,却怎么也拿不起来。最后索性直接用爪子抓了一通,停手,噢不,停爪一看,表面第一张纸已经被划得破破烂烂。

额,好吧,看来爪子并不适合写字。Taylor有点头大,那我应该用什么来写字呢.....

“汪”正当Taylor在苦想用什么写字的时候,疑似KK的金毛叫了声,Taylor抬头看过去,发现金毛打开了Karlie的手机。上面写着

“raytsy!是腻吗!窝时kk!!”

Taylor看了看,默默地打了一行字

“你这只傻狗在说什么?”

金毛扒拉着手机,无奈按键太小,狗爪子太大,总是按不到想要的字。金毛扒来扒去都扒不出像样的一句话。

Taylor看着这金毛的傻样,笑笑不说话,挤开了金毛,在手机上按了几下上面写着

“我问问题,你点头或者摇头,明白吗?”金毛点了点头。

“你是Karlie吗?”金毛猛的点头。咧着嘴笑开了花

看这笑容我就知道是你,Taylor心里想继续问问题“你还好吗?”

成了一只金毛的Karlie点点头

“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NYC高材生”摇头

“你变成了金毛真可爱,你觉得我漂亮吗?”点头点头点头+咧嘴笑

咦,TayTay你这思路不对吧,我们现在不是应该解决这个问题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额,这个好像不是一个一般疑问句吧,你要我怎么回答?

“说不定我们是在做梦?要不我们再睡一觉?说不定醒来就好了?”

Karlie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好点点头表示赞成,走到床右边躺了下来。

Taylor也迈开猫腿走到了Karlie的身边躺了下来,还往金毛怀里挪了挪。还是Karlie怀里暖和,Taylor心想。睡意袭来,两只猫狗都缓缓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Taylor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吵醒了两人。

Karlie朦胧中去伸手摸手机,发现是Taylor的手机后拍了拍Taylor把手机递给了她。

Taylor接过手机发现是树姨打来的,就接了电话。

“你俩该起来了穿衣服,我在你家楼下,我可不想看到些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说完树姨就挂了电话。作为金牌公关的树姨当然有Taylor家的钥匙,不过自从上次开门上来看到些不该看的东西之后,怕是不敢再贸贸然上去了。

“好!我马上穿好衣服下去开门”Taylor回答。

“Tay,我做了个梦。”Karlie揉了揉眼睛,“我梦到我变成了一只金毛,而你……”

“变成了一只白色猫咪”Taylor接上了话

“诶,我们做的是同一个梦吗?”Karlie疑惑的看着Taylor,“Maybe,对了,你快点起来穿衣服,Tree在楼下。”

Taylor从床上起来,在衣柜里拿了两件居家服就丢给了床上还在疑惑的Karlie,自己穿好了衣服就下楼去给树姨开门。

Karlie慵懒地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穿上Taylor给她的衣服,便听到了Taylor的呼唤:”Karlie,Tree is here."

“Hi,Karlie."树姨在玄关喊了一声。

”Hi,Tree."Karlie回应了一声

树姨一早就知道了她们的恋情,虽然现在同性婚姻合法了,不过鉴于还有部分地区对同性的不友好,还有Taylor的歌曲题材很多都是向往美好的童话爱情故事类型。

树姨早就和Taylor还有Karlie商量过这个问题,毕竟在柜子里更加安全,而且两人都觉得等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有更大的发言权的时候再出柜,对整个LGBTQ群体也有更有帮助。

“我过来跟Taylor讨论下一专的宣传,我给你们带了外卖,你们可以在家里腻很久啦。”树姨饱含深意的微笑让Karlie背后一凉,匆匆地道了谢就跑到楼上去喂两只猫大人了。

“你别把她吓坏了,她们模特圈没有我们这么多风风雨雨的。”树姨明显听得出Taylor语气里的心疼。

“别她想得这么脆弱,就算她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些,可是她认识了你之后她也见识过不少了,更不要说和你一起后那些疯狂的记者和铺天盖地的新闻和八卦。然而她还是选择和你一起,选择和你面对这个世界。而不是像你一样,说是选择用分开去保护对方,实际上只是自己害怕了的逃避而已。说不定她能给你撑起一片晴天呢。“树姨微笑着说,一边在策划案上写写画画。

“我希望她永远单纯像我第一天认识的Karlie Kloss。”

 

 

Oh darling, don't you ever grow up

Don't you ever grow up, just stay this little

Oh darling, don't you ever grow up

Don't you ever grow up, it could stay this simple

I won't let nobody hurt you

Won't let no one break your heart

And no one will desert you

Just try to never grow up

 

 

 

未完待续。

 

 

 ----------------------------

在屎来之前先自制点糖哄哄自己。

Tay猫和狗子

大概会是个短篇,好久没写文,手生,见谅。

喜欢请踊跃点心心。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