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短篇来说有点长,正文来说有点乱。

天还没亮,肖已经醒了。醒过来环顾了一下陌生的房间。回想起她昨天独自处理了一个POI,之后芬奇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已经给她在当地的五星级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还提到这间总统套房里的露天按摩浴池不错,可是酒不怎么好。不过附近有声誉良好的酒吧,希望她喜欢。
结果她刚来到酒店,正打算去酒吧勾搭一个男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的时候。在经过前台无意听到一个面容不错,身材也不错的男人住在楼下的房间。
“先生,这是你的房卡。从右手边的电梯上到34楼,出电梯左手边第三间就是F419号房了。有什么需要可以拨打我们前台的电话。”前台小姐一边说一边忍住快要流出来的口水。
“好的,谢谢。”男人礼貌的回应。
虽然他看起来确实不错,不过肖一向觉得这样的人看样子就是乖乖好男人,她对这样的人不敢性趣。她只找那种坏坏的。
不过今天她想试试新口味。
男人拿过房卡,转身走向电梯门。肖也走向电梯。进了电梯之后肖礼貌地对为她留着门的男人微笑点头。“请问你去几楼?”男人积极的问,他明显已经被眼前的冷艳迷倒了。“35楼,谢谢。”肖知道猎物已经到手了。“啊,这么巧。我就在你楼下。”男人兴奋地说。几句对话,男人已经被肖勾引到了。
“男人都一个样。”肖不屑地心想。
结果男人说突然有个很重要的电话要打,可是号码存在手机里。他先回自己房间一下,马上就过去。
“哼哼,其实就是想去拿套。”肖回到自己房间冷笑着说。肖走进洗手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无奈地自言自语:为什么迷倒男人这么容易,迷倒你却这么难。
“笃笃笃”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肖想应该是那个男人来了,可是她现在什么性致都没有了。
“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不舒服,请回吧。”肖难得礼貌地说道。
“笃笃笃”外面的人还在敲门。
肖不耐烦地快步走出洗手间,打开门正打算一拳打晕门外的人。可是正要出手的时候发现门外的人是她日思夜想的人。
“Did you miss me?”门外人微笑对着肖说,然后自顾自地走进了房间。
“看来你挺喜欢我的安排,不过最后是什么改变了你的主意?”根一边说一边走向房间的吧台。
“你的安排?”肖有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更加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楼下的那个男人。我虽然知道你一向找的都是那种坏坏的,不过我认为你会喜欢这个人。我还知道你们已经说好了。”
“如果你真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还要问我?”肖跟在根身后从吧台走到了露天阳台。
只见根把一瓶威士忌放在露天阳台的小桌上,把在吧台拿的一杯冰块和两个酒杯也放到了桌上。
“现在还有不舒服吗?有没有兴趣跟我喝一杯?”根坐下来开始倒酒。
“既然你带了酒那我就不客气了。”肖也跟着坐在了另一张凳子上。
根晃了晃酒杯,冰块在杯中碰撞,发出了哐哐的声音。根看着远方的夜景,难得的有点出神。肖握着酒杯抿了一口,看着根出神的样子也出了神。
世界像是静止了一般。
“芬奇真会选地方。”根喃喃自语地说,她被看得有点脸发烫。
“嗯。”肖咽了下口水,不想多说些什么。
“你在想什么?”根收回远眺的目光,转回来看着肖的眼睛,眼神有点尖锐,像是要惩罚肖刚才盯着她看一样。
“没想什么,我只是感觉有点热。”肖收回眼光,转为盯着酒杯。
根喝了一口威士忌,伸手挑起肖的下巴,俯身吻住了肖的唇,把酒缓缓渡到了肖的嘴里。又坐回去继续喝酒,她看起来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咕噜。”肖吞下了嘴里的酒,眼神有点涣散,舔了舔唇,像是在回味刚才那个吻。
根起身走向露天按摩浴池,一边走,一边一件件地脱下身上的衣物,只剩下一件解开了扣子摇摇欲坠的白衬衣和内衣裤。根伸出修长的腿,撩拨着浴池里的水,风悄悄吹起了她的衬衣。看像是在试水温,实际上她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在撩拨的是肖的欲望。根扶着池边缓缓地坐进池里,感叹“芬奇真的没有介绍错。”
肖拿着俩人的酒杯也踱步到浴池边,把酒杯放下后也脱掉衣服坐到根旁边。肖拿起了酒杯,抿了一口。
咽下嘴里的酒后,伸手扶住根的侧脸,吻向了根的唇。根缓缓地闭上了满是笑意的眼,陶醉在肖的吻里,手很自然地托着肖的后颈,用力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进,让这个绵长的吻一深,再深。肖的手不安分地游走在根的脖子,一寸一寸地往下,若有若无地掠过那迷人的锁骨,却绕过那渴望被抚慰的峰峦。根皱了一下眉,把身体向肖挺进了一些。“不用急,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说着肖咬住了身下人的耳垂,细细地舔舐着。根咬着唇试图忍着那快溢出的呻吟,可是鼻子还是发出了一声闷哼。肖勾了勾嘴角,把膝盖挤进了根的双腿之间,根咬着唇又闷哼了一下。肖低头吻向那雪白的浑圆,舌头一会灵活地在顶端打着圈圈,一会又轻轻地咬。根用手背堵着唇,紧皱着眉头的样子引起了肖想欺负她的欲望。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根正打算吐槽她一下,这种时候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喝酒,可是下一秒根把本来要吐槽的话化为了一声绵长诱惑的呻吟。因为刚喝完酒,肖趁着口腔还是冰的时候含住了根的顶端。………………

———————不会写肉只好跳过的十分愧疚地分割线——————————

“这么早起来又再想什么呢。”根慵懒的声音打断了肖的回想。一只手调皮地在肖裸露的手臂上勾勒着她肌肉的线条。
“没什么,我觉得昨天晚上那杯冰用太快了而已。下次要多备一点。”肖轻轻握住那只调皮地手,抱着她,一下下吻着怀中人胸前的斑斑点点。

(那杯冰怎么用了自己脑洞大开,H也自己开脑洞吧)

评论

热度(51)

  1. JFMJero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