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Empty 4

翻了翻备忘录,发现了这样一篇短短篇

(Empty为散文合集,无关联,全架空。)

Root醒了

趴在电脑桌前睡了一晚的她发现脖子有点酸
不自然地转动着脖子试着缓解一下脖子的酸痛
电脑屏幕还显示着那个自己移植出来的The Oregon Trail(202Hanna玩的那个电脑游戏)
身后的墙面上贴满了各种写满了代码的纸张,一些新闻剪报,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Hanna微笑着看着镜头,笑容充满了自信。隔壁有个金发女孩稍稍抬着头看着Hanna,双手十指相扣地握住了背包带,似乎在控制着自己一样。
Root定定地看着照片,又甩甩头,好像要把出窍了的思绪甩回来一样。

Root刚才发了一个梦。
梦见她找到了上帝的足迹,找到了朝圣的方向,见到了上帝的作者,和上帝有了直接的沟通,成为了上帝她最心爱的人机交互界面。
她还梦到了自己爱上了一个并不是Hanna的人,准确来说是女人,再准确一点来说是一个面瘫的女人,还是一个被自己绑在凳子上,拿电熨斗逼供还一副高潮脸的女人。梦的最后,那个女人为了救自己,被另外一个人工智能的执行者枪决了。虽然只是个梦,但即使在梦中都能感觉心里那彻骨的痛。
‌她知道这只是个梦,毕竟到现在她还并没有找到任何这个世界正在被一个伟大的人工智能做成表的证据。更加别说另一个人工智能,她一个上帝都找不出来,哪来的两个上帝之间爱恨情仇的情节。
至于那个女人,Root觉得应该是自己太久没有接触情感了,才会发这种与一般春梦不同的“春梦”。不过,那个女人看起来好像很有趣。

Sameen Shaw。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