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希望这个世界多一点善意。

写的通篇流水账,留给自己的纪念吧。

近几年,各种抑郁症、躁郁症夺去了很多我们热爱的朋友、爱豆,很多人开始了解心理疾病,开始明白抑郁症不是矫情,躁郁症不是脾气差,强迫症不是事多。无论是电视上的张国荣、乔任梁、卢凯彤,还是我高中英语老师,也只是个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罢了。也让我渐渐意识到,也许9年前,我所经历的那也是一场病症。
9年前的我是初三,学习压力倒是不大,因为我对成绩并不是很在乎。可是那一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那年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在一个小城镇长大的我以为是一种病,那时候跟同性恋关联的只有一个词语,那就是变态。而变态,可以关联很多词语,例如强奸犯、虐杀、恋童癖...(原来我以前脑袋里这么黑暗)
就是从那时候我开始抽烟、喝酒。我的学校比较严格,封闭式管理,除了周末,其他时间一律不可以出去,我就偷偷带酒带烟回宿舍。本来室友对我的性取向就表现出了一点恐惧,我这番举动更加引起了她们的不满。而初中女生不喜欢一个人最常见的手段就是孤立。而对于一个15岁的女生来说,孤立,确实是一场非常大的打击,那时候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回宿舍。我原本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和一般那种八卦女不一样,我以为她不会像她们那样去做这些小举动。当我看到她站在她们身边的时候,我感觉这个世界彻底地黑暗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感受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放假在家,我要隐瞒自己,回到学校,又要一个人对抗全世界。有一次,我用烟烫了自己,一边手臂一次,就在短袖刚好能盖住的地方。我并没有感觉到很痛,我只记得快要烫下去的时候,烟头很热,烫下去的时候,我眼泪就流下来了。那是一种发自心底里的绝望和不知所措,我要对抗一个不接受自己的自己,还要对抗孤寂。本来就变态的人,自残让我好像变得更加变态了。那时候的我,一度想过自杀。当我站在宿舍七楼走廊的向下眺望的时候,我是有过冲动的,只是我想到了我妈,她一个人带大了我和我哥两个孩子,我不能再把这种伤痛附加到她身上。
作为一个过来人(应该是),也许是我还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才有机会在今天按下这一个个字符。希望大家,在遇到身边人有自残倾向的时候,麻烦你们先不要嫌弃他恶心他,而是去拉他一把,没有人会闲的没事割自己一刀,烫自己一烟头。有时候当他陷进去的时候他自己都想不起来要求助,可能这个人已经陷进了自我嫌弃放弃的漩涡,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已经陷了多深,而你很有可能可以帮他一把。
后来,很幸运,很快我就初中毕业了。而整个暑假,我在网络上,贴吧上,了解了很多关于LGBT的事情,知道了自己不是一个人,同性恋也不是一种病。很多人不了解,认为同性恋是一种选择,是一种标新立异的伪潮流,所有同性恋都是欣然接受自己的性取向。我接受自己的性取向用了大概两三年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我保持一种开放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的感情,不把自己局限于同性。我试过去喜欢男生,不过我对男生真的只有那种欣赏,而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接受了自己让我整个人都开始慢慢坚强起来,高中还是在这个小城镇读书,高中很多人开始谈恋爱,自然就更多流言蜚语。也收到过匿名短信辱骂我的,不过当时也学会了调节自己的心情,想法比身边人也更为成熟,也不会去在乎那些人说些什么。因为接受了自己,也就做好了面对一切恶意的准备。
现在的我,对外基本上不会掩饰自己的性取向,也已经向家人出柜。我希望哪个深柜的小可爱在因为性取向质疑自己的时候,可以看到我这个同类,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可以获得比我那时候更多的帮助。从9年前到现在,从只有网络上的小消息,悄悄互传的百合电影资源,到现在新闻上的国家、地区骄傲游行,同性婚姻合法。我们正在步入一个越来越包容的时代。虽然我现在有时候情绪也会不稳定,不过已经比那段时间好多了,心情连续压抑几天的话自己也知道去排解一下,跑跑步什么的,基本上都能坚持过来。
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过得好,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与人为善,化身一束阳光,照亮那些正处在阴暗角落的小心灵。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