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还记得411后的日子里,我们都坚信Shaw没死,还大声说同生共死算HE。最后我们却得到了一个BE。

Empty 5 I know places

[Empty系列短篇]

"Just grab my hand and don't ever drop it, my love.

They are the hunters, we are the foxes and we run."





我分不出这到底是模拟还是现实。

或者这只是宇宙中的一个形?

Samaritan就是不能停下来吗?

永远有无穷无尽的特工找来,

想甩掉一个人工智能真他喵的烦。

我想找个安全屋什么的躲一下,

补充一些弹药,

还有酒精。

我一直问自己,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

答案是有她的地方就是安全之地,

可是她就在我面前,

我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她,

我们翻云覆雨,水乳交融

那么地顺理成章

可是睡醒看到她耳后的疤痕

我又不确认了,

感觉这真实的有点假。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模拟还是真实

你让我带你回去,回去那个安全的地方

可是,去哪?

When things got to be too bad

There was one place i would go to in my mind.

Here , with you.

You were my safeplace.

But not anymore.

我分不清现实还是模拟。

我只能处决自己,6741次。

去避免我不受控制地伤害你。

这次,

你给我带了个消息,4AF

原本我对模拟已经麻木了

可是突然间我又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真的你

还是模拟的你?

4AF

4AF

4AF

Four Alarm Fire

"I read your file,and i'm kind of a big fan."

"Did you miss me?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I knew you'd come back for me."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

"Trust me."

"Admit it ,you were worried about me."

"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Maybe someday."

"You and me together would be like a for-alarm fire."

"I can't live without you,so if you die, I die too."

直到噩耗传来。

----------------------End----------------------


"They take their shots, we're bulletproof.

And you know for me, it's always you.

In the dead of night, you eyes so green.

And I know for you, it's always me."
 

Empty 4

翻了翻备忘录,发现了这样一篇短短篇

(Empty为散文合集,无关联,全架空。)

Root醒了

趴在电脑桌前睡了一晚的她发现脖子有点酸
不自然地转动着脖子试着缓解一下脖子的酸痛
电脑屏幕还显示着那个自己移植出来的The Oregon Trail(202Hanna玩的那个电脑游戏)
身后的墙面上贴满了各种写满了代码的纸张,一些新闻剪报,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Hanna微笑着看着镜头,笑容充满了自信。隔壁有个金发女孩稍稍抬着头看着Hanna,双手十指相扣地握住了背包带,似乎在控制着自己一样。
Root定定地看着照片,又甩甩头,好像要把出窍了的思绪甩回来一样。

Root刚才发了一个梦。
梦见她找到了上帝的足迹,找到了朝圣的方向,见到了上帝的作者,和上帝有了直接的沟通,成为了上帝她最心爱的人机交互界面。
她还梦到了自己爱上了一个并不是Hanna的人,准确来说是女人,再准确一点来说是一个面瘫的女人,还是一个被自己绑在凳子上,拿电熨斗逼供还一副高潮脸的女人。梦的最后,那个女人为了救自己,被另外一个人工智能的执行者枪决了。虽然只是个梦,但即使在梦中都能感觉心里那彻骨的痛。
‌她知道这只是个梦,毕竟到现在她还并没有找到任何这个世界正在被一个伟大的人工智能做成表的证据。更加别说另一个人工智能,她一个上帝都找不出来,哪来的两个上帝之间爱恨情仇的情节。
至于那个女人,Root觉得应该是自己太久没有接触情感了,才会发这种与一般春梦不同的“春梦”。不过,那个女人看起来好像很有趣。

Sameen Shaw。

斯:

alicexz:

He who fights with monsters might take care lest he thereby become a monster. And if you gaze for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gazes also into you.

这个真的超棒的!

霸王别搞基咯:

好可爱!!求开发!

missrebecca:

我要養小錘!!!!!! 我要這APP (有沒有大大開發一個, 多少錢都付)!!!!!

小錘是我的~

選項: 1.投食牛排 2.甜品 3.喝酒 4. 換衣服

        5.任務 6.下藥... 7.折磨電擊... 8.身體檢查

小撒: 你想的美😼poke👆poke👆

source: AKANE  

脑回路跑偏文。

迷你文。

画风突变预警。




--------------------------------------------------------------------


Root醒了

趴在电脑桌前睡了一晚的她发现脖子有点酸

不自然地转动着脖子试着缓解一下脖子的酸痛

电脑屏幕还显示着那个自己移植出来的The Oregon Trail(202Hanna玩的那个电脑游戏)

身后的墙面上贴满了各种写满了代码的纸张,一些新闻剪报,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Hanna微笑着看着镜头,笑容充满了自信。隔壁有个金发女孩稍稍抬着头看着Hanna,双手十指相扣地握住了背包带,似乎再控制着自己一样。

Root定定地看着照片,又甩甩头,好像要把出窍了的思绪甩回来一样。


Root刚才发了一个梦

梦见她找到了北极星的足迹,逮到了北极星的尾巴,见到了北极星的作者,成为了北极星的人机交互界面。

她还梦到了自己爱上了一个并不是Hanna的人,准确来说是女人,再准确一点来说是一个面瘫的女人,还是一个被自己绑在凳子上,拿电熨斗逼供还一副高潮脸的女人。

那个女人还为了救自己,被另外一个人工智能的执行者枪决了。

可是她知道这只是个梦,因为她并没有找到任何这个世界正在被一个伟大的人工智能做成表的证据。更加别说另一个人工智能,她一个上帝都找不出来,哪来的两个上帝之间爱恨情仇的情节。


“我回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把Root从幻想中拉了回来

一双温暖的手臂圈住了她,几缕发丝轻轻地扫过她的耳边,让她心底里悸动了一下

“hey,Root。你又在书桌上睡着了?”来人还帮Root轻轻地揉捏着她酸痛的脖子,”你这样长期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连睡觉都在书桌上,很容易会腰间盘突出的。你知道吗,腰间盘突出引发腰疼、腿麻、腰椎痛,一步一步在加重。就怕走不了,动不了。腰间盘突出,必须专药专治,快用舒筋健腰丸。舒筋活络除痛麻,健腰强骨防复发,腰间盘突出好了,想走就走,想动就动,生活自在更轻松。“

“ Babe,在医院做医生还不够吗,回来还一副医生样。不过我就喜欢你装医生的样子。Babe,你会不会有时在过度劳累之后。腰腿酸痛、精神不振,好像,身体被掏空,是不是肾透支了?滴莎普爱思,治疗白内障。刚开始滴会有点痛,要坚持滴喔。”Root微笑着转过头亲了亲埋在自己脖子还絮絮叨叨说了一堆的人。

准确来说是女人,再准确一点来说是一个面瘫的女人,还是一个能让自己被绑在凳子上,拿电熨斗逼供还能高潮的女人。




---------------------------------------------------------------------



写着写着正文突然脑回路跑偏了就搞笑了一把了。

广东台四大天王还欠一个曹清华。



没见过几部电视剧拍条百合线不避嫌就算了,还主动放糖的。果然两位人妻妈妈有家室了就不怕了。(喂,SS你以前拍tlw的时候片约一到走得可是唯恐不及啊)我就等着看你们第五季怎么放糖,还怕腻死不成?!

Empty 3

3.You are in love.


[Empty系列散文,依然全程架空,纯脑洞]



Root在一次械斗中失去了她的声音

医生说她基本上已经完全失去了再开口说话的可能性

她再也没办法用她原有的甜腻声音调戏那个总是黑着脸,

可是一被她调戏就一脸尴尬的前特工。

地铁站也安静了许多。

特工开始特意地带着她在身边,

有任务就带着她到处出任务,

没任务就陪她呆在地铁站

玩玩bear玩玩手铐

Root一直向特工强调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毕竟就算她失去了自己的声音,

她还有TM可以帮她合成电子音频,

而且她只是失去了声音,听觉还是有的

与人沟通完全没有问题。

特工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那不是你的声音。”顿了一顿,

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你只有一只耳朵能听东西。”

就继续捉着她的手臂到处走

Root知道这就是特工表达感情方式,

把自己在乎的保护得好好的,

容不得别人去伤害一丝一点。

于是她在特工身边坚决不用电子合成音频去跟特工说话,

她会努力地用嘴型用唇语用表情去表达,

再不行就写字,发massage。

特工总是猜不到她想说什么,

因为很多时候Root总是一副哄小孩的表情,

又或者是调戏的表情,

以至于每次她都只是无奈地翻一个白眼,

转头拉着她就走了。

可是到了执行的时候

特工总是能默契配合她的每一步动作,

像是她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

不需要听觉,不需要视觉,

唯一需要的就是,You And Me, Be Together.


除了这一次执行任务,

由于那里是TM的盲区,

特工叫Root在后面的转角等着,

需要的时候做她的后援。

其实Root也知道这个只是借口,

事实是特工怕她会有危险。

为了让特工安心,Root也就乖乖地呆在转角

帮特工分担一两个敌人

突然一个红色的亮点在特工身上晃动

渐渐还往头部移动

而特工还在潜心跟前方的敌人搏斗

Root下意识地就往特工的方向跑去,

特工发现有人向她靠近,

一转头看到Root向着她跑过来

下一秒,

她看见一颗子弹打进了Root的身体

还有从弹孔飞溅出来的鲜血

Root跌倒在她的怀里

瞬间特工眼里染上赤红的杀意

特工把Root扶到隐蔽物后面

特工从身上的衣服撕出一片布条

顾不得Root那个因为吃痛而格外柔弱的样子

用力地替Root包扎止血

还叮嘱Root把伤口按住了

拿着枪就走出了隐蔽物的安全区

敌人看到特工离开了隐蔽物的遮挡

立刻都扣动了扳机

瞬间子弹像下雨一样向特工飞来

子弹像是感受到特工身上强大的杀气一样

都唯恐不及地躲开,

躲不过的只是擦伤了特工的脸或者手臂

可正因为这些子弹

敌人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哀嚎接二连三地响起,敌人一个个地倒下

特工捡起一个敌人的狙击步枪

利索地把枪架在车头

把手指扣在扳机上

聚精会神地搜索着刚才击中Root的那个方向

任何一个适合狙击手潜伏的地点

“嘭嘭。”两下枪响,狙击手的心脏和眉间瞬间多了两个不断在外冒血的窟窿。

特工一把把枪甩下

便跑到Root身边把她抱在怀里往停在路边的车跑去

Root被轻轻地放在副驾上,

特工还不忘替她系上安全带

一路上特工都握着Root的手

一边通过耳麦让Reese和Finch准备好手术需要用的东西

Root无力地握了握特工的手

特工转过头瞄了她一眼

“What?”

Root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嘴型分明在说:sweet heart, you look so hot

特工翻了个白眼又继续专心地看着路面

握着Root的手又收紧了一点


回到地铁站

特工立刻把失血过多的Root抱到已经准备好的简易手术室里给Root取出子弹和处理伤口

时间像是陷入泥潭里一样,

每一秒都过得寸步难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见到特工拉开遮挡帘,

把Root抱到了旁边的一张小床上

特工俯下身,轻轻地亲了亲Root因为失血过多略显苍白的双唇

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她耳边嘟哝了一句:

stay with me,please.

特工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Root的床边

握住了她的手


Root昏迷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里,特工只是失神地看着Root的那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胸口

只有这样特工才能确认她还活着

特工握着Root的手轻轻地用拇指揉着她的手心

感受着她的温度,陪着她

breathe in , breathe out.


Root的手指悄悄地弯曲,

握住了特工那轻揉着她手心的拇指



“Shaw.”


-----------------------------










You understand now why they lost their minds and fought the wars


And why I've spent my whole life try to put it into words


Cause


You can hear it in the silence


You can feel it on the way home


You can see it with the lights out

 

You're in love,true love


You're in love


------The End------


Empty 2

(很久之前写下的超短篇,

与Empty1无任何关联,

Empty全为独立小短篇)





2. Breathe

 

 

"I can't breathe without you, but I have to."

 

 

 

 

这是Shaw离开后的第100天

就算TM不愿意告诉我Shaw的任何消息

可是我知道她还活着

我感觉得到

只是大海捞针的寻找

让我感觉很无力

 

Finch说他也想对她心存希望

可是同时希望会让人很痛苦

我们可能永远都找不到她

可是,我需要一个答案,

生,或,死。

TM叫我停止

可是,你叫我怎么停止

你叫我怎么放下

你叫我怎么继续走下去

 

每一把枪、每一发子弹都有着她的影子

无论是植入的人工耳蜗

还是右肩上的疤

都让我想起Sameen

走在纽约的每一个街角都会想起

那次Shaw被Samaritan的特工识破了伪装身份

她坐在摩托后座其极不情愿地扶着我的腰

我还记得她在后座上

下意识扶着我的腰,又松开

大概是害羞吧

我还故意点了点刹车

她一下子坐不稳就又扶住

我还挑逗地说了句,Hold me tight, Sameen

她那时候肯定翻了个白眼

手却抱的更紧了

最美好的回忆,到了今天却成了最痛的伤。


我不再坐电梯,

我怕要是我隔着电梯的铁丝网再次见到Shaw

我却没办法打开电梯门出去握住她的手

我只能再次眼睁睁地失去她

我吃遍了圣路易斯每一间餐馆的牛排,

我不知道哪一份才是Sameen口中爽过做爱的那份

我无论吃哪份都觉得苦涩得难以下咽

 

我觉得她不会想看到我为了她的离开而自暴自弃。

我觉得她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就这样死掉,

可是,Sameen,我怕你会为了保护我,

与其苟活宁愿牺牲。

 

 

我慢慢地不再那么执着地没日没夜地去找

慢慢地我继续执行TM的任务,继续保护、帮助小分队。

可是,Sameen,我并不是放弃了去救你,

只是你知道,

TM是我的上帝,我的信仰,

而Finch是TM的创造者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失去你

可是现在,

我怕我也会失去他们

你知不知道

离开你,我简直不能呼吸

只是我无法选择

希望你能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多不容易

 

 

Maybe someday

We'll talk about feelings

You promise.

I'll keep waiting.


 


I KNEW 3(second end)

(拖了太久太久的第二结局,电梯I KNEW 1I KNEW 2还有I KNEW 3的第一结局,渣文笔,求指点)


三个月里Root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Finch要求他帮忙照顾一下Shaw。

“Ms.Groves.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打算吗?”Finch不解地问Root。

“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要做。”Root吻了一下Shaw的额头,丢下一句话给Finch便径直离开了病房。

“我说过要这些人十倍奉还。”Root自言自语地说。

——————————————————

“你好,警探”

“好你妹啊!你是不是又没把你那些宠物关紧了,我这里一堆的文件都是一个穿着皮衣的棕色长发女人的枪击案,这描述很明显就是你那个飞越疯人院的女疯子啊”Fusco看着桌面上堆满了关于那个女疯子的档案,吐槽了一下。

“警探,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请问你有Ms.Groves.最新的消息吗?”

“你不是万能的嘛,有种自己查啊。”

 “警探,我猜你也想尽快把这些案子处理掉,多点时间回去陪陪你的宝贝儿子吧。还是配合我们一下吧。”Reese的声音冷冷地插了一句。

 “咳咳,最好你们能把你疯子收拾掉。刚刚警用频道汇报麦肯尼高地有一起枪击案。目击者描述是个穿皮衣的女人干的。我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那个女疯子,你们尽快把她搞定啊,8区警局现在满满的都是她的案子啊。”

“好的,我们会尽力的,谢谢你,警探。”

----------------------------------------------------------------------------------------

Finch一直在病房里照看Shaw,一边敲击着键盘为Reese提供技术支持,一边寻找着Root的踪迹

“HI…Harold.”耳麦那端是已经多日没有消息的Root,Root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妥

“Root!你在哪?”Finch隐约听到另一端不断传来枪声,心里掠过一阵阵的不安

“Harold,……若是无缘再见……和你们走过的这一路……还是挺有意思的……你说过……哪天如果我中枪身亡……TM会毫不犹豫的换另一个人来接管我的工作……就算是这样,不过这也仅仅是因为她需要人来帮助你们……保护你们。”Root断断续续的声音,让Finch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

“Root!别说了!你在哪里?我可以让John去救你!”

“Harold,我这一生……早已不期待善终了,如果最坏的情况出现了……麻烦你帮我好好照顾Shaw,帮我带个口信给她可以吗?帮我告诉Shaw,我......突突突突......嘭...“Root还没把话说完就被一阵枪声和爆炸声盖过了她的声音,”Root?Root!Root!!“无论Finch再怎么呼喊,耳麦的那端始终是让人绝望的寂静。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监护仪上的心跳频率提示声突然地加快了,Finch一抬头看到Shaw眉头紧皱突然猛地睁开了眼

“Where's Root?”这是昏迷了四个月的Shaw开口说的第一句话。Finch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他躲开Shaw目光,选择了沉默。

“Finch,你告诉我,Root在哪?”Shaw挣扎着要坐起来,无奈长时间的卧床让她的肌肉一时用不上力,Finch急忙扶住了她

“Shaw....Root...她....”Finch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Finch,Root是不是出事了?你告诉我!”Shaw用力地对着Finch嘶喊着。Finch再一次保持了沉默。“不行,我要去找她,我知道她出事了,我刚才听到枪声了。”Shaw粗暴地拔掉了那些插在她身上的那些仪器线输液管,扶着床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Finch.”耳麦里突然传来Reese的声音。“Mr.Reese,请问你找到Ms.Groves了吗?”Finch急切地问

“Sorry,Finch.当我赶到的时候警察已经到场了,据到场的警察描述,爆炸现场的证物已经被化验科带走了,据说有一些人体残肢,一件破烂的皮衣.现场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女性尸体,尸体旁有很大一滩血迹,估计在爆炸发生之前就已经失血过多濒临休克了.....”Reese深呼吸一口气,"我去看了一下那具尸体,年轻女性,样子已经无法辨认了,棕色卷发,右耳背有个手术疤痕,左肩有个枪伤留下的疤。Finch,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这应该是她了。"Reese强作镇定地说。

Finch听完Reese的话彻底地愣住了,Shaw抓住Finch双肩,不停地摇晃他:“Finch!Reese他怎么说,找到Root了吗?你说话啊!Root她怎样了!你说啊!”Finch抬头看了Shaw那通红的眼眶,结结巴巴地说:“Root她...”,Shaw死死抓住Finch那单薄的肩膀,对着他大喊“Root怎么了,你说啊!”

Finch深呼吸了一下,说:“这是一场很漫长的战争,但是必须赢,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死一般寂静的漫长黑屏的分割线———————————









 


“hey,Root.我们刚去了一趟圣路易斯处理了一个号码,我外带了一份菲力牛排回来给你。你肯定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那里有家店的牛排爽过做爱。”Shaw一边说一边坐在了草地上,温柔把手里的外卖袋打开把里面的外卖牛排拿了出来,还细心地把牛排一小份一小份地切开。

“切好了,吃吧,我已经吃过了。特地带回来给你的”Shaw嘴上是这样说着,可是眼睛始终盯着那份牛排。

“看你也吃不完,我帮你分一半吧。”Shaw迅速地拿起叉子就叉起了一小块吃了起来。


“John,好像除了在这里我们都没见过Shaw说这么多话,还有,笑得那么真心。”Finch不由自主地握紧了Reese的手。

“人总会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真诚的一面,无论是Shaw还是我们。”Reese低头看了一下担忧地很可爱的Finch,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头发

“可是,Root都离开了两年了,Shaw也应该move on了。”Finch看了看那块写着Root Shaw的墓碑,当时因为考虑到Root跟Shaw的关系时,Finch向Reese提出了在Root的墓碑上用她自己自称的名字,Root,还有她爱人的姓Shaw。Reese也觉得这样是最Root最大的尊重,于是就订做了这样一块墓碑。

这时Finch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他们的视线,Finch激动地想叫唤那个人的名字,却被Reese拉住了,Reese看着那个身影笑了笑:“我就知道这家伙有9条命,没那么容易死掉。”


Shaw还坐在Root的墓碑前忘情地啃着牛排,啃到最后一块的时候,突然一种熟悉的温暖环绕着她,一把很久没听到却依然熟悉的声音懒洋洋地说:“不是说特地买给我的吗,怎么就自己吃光了。”

Shaw的脸抽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好像还是那副扑克脸,可是眼眶红红的一圈却分外明显。“明明就是你自己不出来吃,怎么能怪我,我天天都买好吃的过来给你,只是你自己不出来吃,”Shaw试着用平静的声音去说话,可是明显的哭腔却让Root不由得一阵心疼。“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牛排还有剩吗?”Shaw叉着最后一份送进了自己嘴里,嘟嚷着:“最后一块都吃完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间店在哪。”


“那,要么你直接带我去圣路易斯去吃吧?你愿意吗?”

                

“Absolut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