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I KNEW 3(second end)

(拖了太久太久的第二结局,电梯I KNEW 1I KNEW 2还有I KNEW 3的第一结局,渣文笔,求指点)


三个月里Root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Finch要求他帮忙照顾一下Shaw。

“Ms.Groves.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打算吗?”Finch不解地问Root。

“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要做。”Root吻了一下Shaw的额头,丢下一句话给Finch便径直离开了病房。

“我说过要这些人十倍奉还。”Root自言自语地说。

——————————————————

“你好,警探”

“好你妹啊!你是不是又没把你那些宠物关紧了,我这里一堆的文件都是一个穿着皮衣的棕色长发女人的枪击案,这描述很明显就是你那个飞越疯人院的女疯子啊”Fusco看着桌面上堆满了关于那个女疯子的档案,吐槽了一下。

“警探,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请问你有Ms.Groves.最新的消息吗?”

“你不是万能的嘛,有种自己查啊。”

 “警探,我猜你也想尽快把这些案子处理掉,多点时间回去陪陪你的宝贝儿子吧。还是配合我们一下吧。”Reese的声音冷冷地插了一句。

 “咳咳,最好你们能把你疯子收拾掉。刚刚警用频道汇报麦肯尼高地有一起枪击案。目击者描述是个穿皮衣的女人干的。我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那个女疯子,你们尽快把她搞定啊,8区警局现在满满的都是她的案子啊。”

“好的,我们会尽力的,谢谢你,警探。”

----------------------------------------------------------------------------------------

Finch一直在病房里照看Shaw,一边敲击着键盘为Reese提供技术支持,一边寻找着Root的踪迹

“HI…Harold.”耳麦那端是已经多日没有消息的Root,Root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妥

“Root!你在哪?”Finch隐约听到另一端不断传来枪声,心里掠过一阵阵的不安

“Harold,……若是无缘再见……和你们走过的这一路……还是挺有意思的……你说过……哪天如果我中枪身亡……TM会毫不犹豫的换另一个人来接管我的工作……就算是这样,不过这也仅仅是因为她需要人来帮助你们……保护你们。”Root断断续续的声音,让Finch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

“Root!别说了!你在哪里?我可以让John去救你!”

“Harold,我这一生……早已不期待善终了,如果最坏的情况出现了……麻烦你帮我好好照顾Shaw,帮我带个口信给她可以吗?帮我告诉Shaw,我......突突突突......嘭...“Root还没把话说完就被一阵枪声和爆炸声盖过了她的声音,”Root?Root!Root!!“无论Finch再怎么呼喊,耳麦的那端始终是让人绝望的寂静。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监护仪上的心跳频率提示声突然地加快了,Finch一抬头看到Shaw眉头紧皱突然猛地睁开了眼

“Where's Root?”这是昏迷了四个月的Shaw开口说的第一句话。Finch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他躲开Shaw目光,选择了沉默。

“Finch,你告诉我,Root在哪?”Shaw挣扎着要坐起来,无奈长时间的卧床让她的肌肉一时用不上力,Finch急忙扶住了她

“Shaw....Root...她....”Finch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Finch,Root是不是出事了?你告诉我!”Shaw用力地对着Finch嘶喊着。Finch再一次保持了沉默。“不行,我要去找她,我知道她出事了,我刚才听到枪声了。”Shaw粗暴地拔掉了那些插在她身上的那些仪器线输液管,扶着床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Finch.”耳麦里突然传来Reese的声音。“Mr.Reese,请问你找到Ms.Groves了吗?”Finch急切地问

“Sorry,Finch.当我赶到的时候警察已经到场了,据到场的警察描述,爆炸现场的证物已经被化验科带走了,据说有一些人体残肢,一件破烂的皮衣.现场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女性尸体,尸体旁有很大一滩血迹,估计在爆炸发生之前就已经失血过多濒临休克了.....”Reese深呼吸一口气,"我去看了一下那具尸体,年轻女性,样子已经无法辨认了,棕色卷发,右耳背有个手术疤痕,左肩有个枪伤留下的疤。Finch,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这应该是她了。"Reese强作镇定地说。

Finch听完Reese的话彻底地愣住了,Shaw抓住Finch双肩,不停地摇晃他:“Finch!Reese他怎么说,找到Root了吗?你说话啊!Root她怎样了!你说啊!”Finch抬头看了Shaw那通红的眼眶,结结巴巴地说:“Root她...”,Shaw死死抓住Finch那单薄的肩膀,对着他大喊“Root怎么了,你说啊!”

Finch深呼吸了一下,说:“这是一场很漫长的战争,但是必须赢,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死一般寂静的漫长黑屏的分割线———————————









 


“hey,Root.我们刚去了一趟圣路易斯处理了一个号码,我外带了一份菲力牛排回来给你。你肯定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那里有家店的牛排爽过做爱。”Shaw一边说一边坐在了草地上,温柔把手里的外卖袋打开把里面的外卖牛排拿了出来,还细心地把牛排一小份一小份地切开。

“切好了,吃吧,我已经吃过了。特地带回来给你的”Shaw嘴上是这样说着,可是眼睛始终盯着那份牛排。

“看你也吃不完,我帮你分一半吧。”Shaw迅速地拿起叉子就叉起了一小块吃了起来。


“John,好像除了在这里我们都没见过Shaw说这么多话,还有,笑得那么真心。”Finch不由自主地握紧了Reese的手。

“人总会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真诚的一面,无论是Shaw还是我们。”Reese低头看了一下担忧地很可爱的Finch,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头发

“可是,Root都离开了两年了,Shaw也应该move on了。”Finch看了看那块写着Root Shaw的墓碑,当时因为考虑到Root跟Shaw的关系时,Finch向Reese提出了在Root的墓碑上用她自己自称的名字,Root,还有她爱人的姓Shaw。Reese也觉得这样是最Root最大的尊重,于是就订做了这样一块墓碑。

这时Finch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他们的视线,Finch激动地想叫唤那个人的名字,却被Reese拉住了,Reese看着那个身影笑了笑:“我就知道这家伙有9条命,没那么容易死掉。”


Shaw还坐在Root的墓碑前忘情地啃着牛排,啃到最后一块的时候,突然一种熟悉的温暖环绕着她,一把很久没听到却依然熟悉的声音懒洋洋地说:“不是说特地买给我的吗,怎么就自己吃光了。”

Shaw的脸抽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好像还是那副扑克脸,可是眼眶红红的一圈却分外明显。“明明就是你自己不出来吃,怎么能怪我,我天天都买好吃的过来给你,只是你自己不出来吃,”Shaw试着用平静的声音去说话,可是明显的哭腔却让Root不由得一阵心疼。“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牛排还有剩吗?”Shaw叉着最后一份送进了自己嘴里,嘟嚷着:“最后一块都吃完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间店在哪。”


“那,要么你直接带我去圣路易斯去吃吧?你愿意吗?”

                

“Absolutely。”



评论(11)

热度(31)

  1. JFMJerome 转载了此文字
  2.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Jerom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3. 哈默Jerome 转载了此文字
    又是结尾发糖啊,锤你怎么那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