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肖根党、Kaylor shipper。萌Naomily、Cophine、Roses。性别女,爱好女。
Tumblr :jeroooooome

Empty

(全程架空纯脑洞)

(短篇)

 

1.All To Well

 

"I remember it all to well."





 

伦敦一如既往的弥漫着大雾,还夹杂点毛毛雨。

大街上橘黄的街灯染上雨雾的迷蒙显得格外冷清。

街角一间叫做SAM的酒吧透出的微弱却散发出一种诱惑。

对我来说这只是又一个可供利用的捕兽夹

没情感的我时不时需要一点肉体上的刺激

我叫Sameen Shaw,我是一名外科医生

一名有反社会人格的外科医生。

我几乎没有任何情感,除了愤怒。 

我喜欢牛排、枪械,还有,Sex。

我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把酒吧的名字取作SAM,

大概又是一个头脑不清醒的笨男人觉得取自己的名字作为酒吧名是一件很炫酷的事情

Whatever,我今晚只是想在这里找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而已

 
 

“叮~”

没想到现在的酒吧还会有装这种古老的门铃铛,

不过对比那些所谓的科技,

我倒更欣赏这种古老,简单。

也许这个酒吧的主人并没有酒吧的名字那么傻?

我径直走向吧台

随手掏出口袋里的烟,拿了一根叼在嘴里

正当我摸索着兜里的打火机

"嚓,"有人在我面前打着了打火机,

打火机很漂亮

我同时发现握着打火机手指很漂亮 

我毫不客气地点着了烟

狠狠地吸了一口,

眯着眼感受着尼古丁在我体内游走

再把剩余的烟雾缓缓吐出

这时候我才抬头发现那是一个女人。

拥有一头漂亮棕色卷发,

深邃的棕色眼睛,

立体的五官,姣好的面容

"Hey,sweetheart,你想喝点什么吗?"

还有,甜腻的声音。

只是听到这种轻佻的口气我只想狠狠地把她一拳放倒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可是我明明不认识她,这是我第一次来这个酒吧

和她,也是第一次见面.

“Beer.”我面无表情地说

“Nice  choice.here you go,my dear. ”

她还是笑得那么甜腻。

突然有一群人穿着西装墨镜走进了店里,

还隐约看到一些人的脸上有些骇人的伤疤

那群人好像已经有目标人物那样直接走进了酒吧最里面的里间

我痛快地灌了一口冰冷的啤酒,

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好多,

没有烦人的上司,没有半死不活的病人

没有骂我冷血的家属

有的只是冰冷的痛快

貌似还有,,,,

 
 

一个时不时向我看来的女调酒师? 

 
 

突然里间里传来一阵咒骂声,随即响起了几声枪声。

顾客们尖叫着向门口冲去,

我以前曾经做过战地军医,

这种小枪战根本吓不了我。

我瞄了一眼那个女调酒师,

她还在调酒,好像店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继续靠在椅子又喝了一口啤酒

外面终于响起了警车的警笛声

那个女调酒师拿着一杯血腥玛丽走过来

"Sweetheart,这杯酒是我特地为你调的,"

她轻轻把酒推过来给我,

棕色眼睛闪烁着一种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光芒

突然地她伸手扶着我的脸凑过来吻了我

嗯,她的唇好软,我竟然没有抗拒

突然感到一下疼痛和一股血腥味

靠,这个贱人竟然咬了我

她一下子退回到吧台里,还一脸得意,

"By the way,Shaw,you can call me Root. "

接着她单手撑着桌面

长腿用力一跃就从吧台里跳了出来

落地的时候清楚地听到一双细高跟清脆的响声

她身上的黑色风衣随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飘动起来

Root扭动着曼妙的身姿,高跟鞋有节奏地敲击在地板上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对着我笑了一笑,

艳红的嘴唇动了动,好像在说一句什么话

可是我没有听到她说什么

我只听到高跟鞋的响声渐渐消失在街头转角的黑暗中

我感觉自己的思绪、呼吸、心跳都被她的节奏打乱了

我突然发现自己有点期待下一次见到她

可是怎么会有下一次,在这种偶然的情况下

而且Root绝对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名

等等,

她刚刚是叫了我Shaw?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明明什么都没说过。

伸手拿起那杯血腥玛丽一饮而尽

我突然知道了Root刚才说的那句我没听清的话


 
 

“We're gonna have so much fun together.”

 

评论(10)

热度(27)